因特网新秀电视节目尬名曲之王对抗赛即将开始,经纪人巫娅娅原想签约的曲中女皇贵妇嘎嘎被人扣住前行,而她的宿敌老板佘美好却报到了自嘲歌王杰克绿豆·糕富帅。巫娅娅不幸发现一名锣鼓王子托闪闪,首歌曲《漂亮的妈妈割掉猪草》尬歌尬舞蹈浑然天成,她百般劝诱托闪闪重新加入尬颂歌之王争霸赛,掀开一场令人趣事的尬此曲之旅。
这种浪漫的日子整整过了10年。当生活逐渐安稳、困苦之后,美好的感受也慢慢地接踵而来于沉闷的那一天中。都却说七年为婚姻关系之瘙痒,结果我们的离婚平安地搬家了第7年,却还是在第10年的时候回航了。      美好曾来过      3个月前,我的第二段伴侣也走进了尽头。这段天都,我夜不能寐,里头反反复复只有两个字元:“报应”。      先从我的第一段婚姻关系想起吧。像天下所有有情人一样,我和第一任丈夫艾雯也是一步步从恋走去到结婚的,也有过许多美丽、难以忘怀的人生。我跟艾雯邂逅在1996年冬天,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上。艾雯是个恬静的男人,客家话不多。那天,无论别人说什么,她都只是礼貌地相亲,偶尔反驳一两句。整个聚会中,我和她几乎没说上几句土话,可我的心地却丢出了与往常不一样的旋律。回去后,我的脑海中常常显现出出她的看起来,甚至连工作都时常心不在焉。我向朋友们探听她的联系方式、应有情况下,让我惊讶的是她还无法前女友。      之后,我开始执著艾雯,但并不不易。那时我对她一见钟情,但她对我的感受却很一般。想到我第一次给她打电话时,她基本上想不起我这个人来,这让我有种挫折人心。不过我并没有就此退出,反而越挟越勇,只想了很多自行去打动她,最终我用我的执着敲开了她的敞开。      我们初恋了,可之后的东路依旧不平坦。我们的内心招致了艾雯家人的反对,他们直言我家情况下不好。而艾雯是那种不真心则已,一旦爱了就义无反顾的女孩。为了能和我在一起,她和双亲无可奈何,却说尽我的老实,甚至不甘用美苏、离家出走等各种方式为回应鼓动。终于,在她的坚持下,她的双亲让步了,近乎无奈地遵从了我。      和艾雯婚后之初,我们的工资都不低,生活有时可能会看起来困顿,但艾雯从未责骂过,她有颗知足常乐的情。我却时常真的无奈了她,真是自己有政治责任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。于是,2002年,我离职开始做生意,希望赚更多的钱,解决问题再婚时对艾雯及她亲人的承诺,让艾雯过上衣食无忧、困苦的生活。      那时我的反倒还算数不俗,生意做得很顺,经过几年打拼,手里逐渐有了钱,我们买了隔壁,还买了车。在艾雯和孩子们身上收钱,我更是毫不贪婪。      在2009年以前,我必要还称得上个好丈夫、好爸爸。不管多么回来,我分会吸管一段时间陪他们,每次出差,都会想到给他们买送给。而艾雯也是当之无愧的帅气,她几乎蝉联了所有的家事,把家照料得井井有条,让我没什么后顾之忧地去拚自己的事业。她有一手好手艺,可还经常翻着菜谱,或者自己想方设法倒腾出一些新菜式,她时常笑着把一句话悬挂在嘴边:“做妻子的第一步就是抓到母亲的胃部。”      她像一个强盛的电流      我身不由己地附近      这种温柔的天都整整过了10年。当生活逐渐安居乐业、富庶之后,幸福的好像也慢慢地助长于枯燥的那一天中。都问道七年为婚姻关系之痒,结果我们的堕胎平安地渡过了第7年,却还是在第10年的时候回航了。      2009年,一次经商合作,我和微微相识。微微是我的一个买家,虽然年纪比我小了六七岁,但是谈及经商的时候却具有异常的聪明与果断。和她交谈越多,我对她越感兴趣。微微跟艾雯是两个性情截然相反的女人们,艾雯最喜欢凡事大声我都由,而微微却时常能给我提出很好的建议;艾雯把一颗恨都捉在了家里,生活呆板匮乏,而微微则热爱广为,生活丰富多彩;艾雯温柔如的水,而微微自信似火……总之那时,微微的幽默感就像一个强劲的带电粒子,让我身不由己地想要去附近、去阐释。      我并不知道自己早已不是懵懂少年,而是个有妇之夫,可理智的缰绳最终还是没人能束缚长住感情这匹烈马。我意外了,爱上了微微,她也并未拒绝我。我们男同志了,抚摸了,在一起了。才接触不过两个月,我们就到了难舍难分的自觉。      为了和微微在一起,那段时间,我常常对艾雯说谎,企图似乎我太忙了。起初,在深知艾雯时,我还心有沮丧,时间久了,这种内疚感被跟微微在一起的快乐冲得无影无踪,真话经常张口就来。艾雯自始至终都是那么信任我,可是我却恐怕了她对我的信赖。2010年春天,艾雯原本希望让我带着她和孩子一起出去旅游,可我却企图做生意太忙,脱不开身,让她一个人带着父母回去了。她请假旅游的半个月里,我跟微微如胶似漆地黏在了一起。      置身于在令人难忘迷梦里的我们都忘了一句话,“纸张终究包在拼命火焰”。微微那边先肇事了,她跟我的事情被她母亲注意到了。被穿上了绿帽,女孩一般都是无法忍受的。微微的离婚随之完结。微微分居后,我的内心十分复杂。她尽快我也分手,然后我们永远地在一起。那时候,我对艾雯依旧是有内心的,她庆生我余生了最艰辛的岁月,我不忍心摒弃她;而微微为我夺去了中产阶级,我也不能视而不见,对她弃之不顾。我的心里矛盾极了。      经过一番痛苦的苦苦,最终我还是选项了跟艾雯结婚,一方面是微微迫得太紧,另一方面是被微微口中所谓的爱吸引住了双眼。她说道我和她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我们在一起才是真正的亲情。      向艾雯托离婚的时候,她泣着询问我为什么?我没有勇气询问她真相,只说这段离婚让我感觉到太累,冲击太大,甚至还说到了当初她双亲对我们的反对。艾雯不同意,大力地动摇。那段时间,我的情又陷于了矛盾中。我不知道是微微故意的,还真的只是一个车祸,后来微微发去的一条极度微妙的简讯被艾雯注意到了。眼里容不得沙土的艾雯至此对这段离婚再无一丝伤感,很干脆地同意了结婚。      这样的真相理论上什么      我很明白      再婚后最初的一段夏天,我有过伤心,也有过悔恨,可事已至此,也只能继续走下去。和艾雯再婚3个月后,我和微微订婚了,名正言顺地住在了一起。      最初,我们也着实过了一段温柔恩爱的天都,可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,朝朝暮暮中便有了大大小小的矛盾。微微很弱小,小到家里饰品前方的放置,甚至牙刷、洗发精放置什么人口众多,大到我做生意上的事情她都要插一手,管一管。之前我偏爱哭她的同意,可是真到了每每被管制的地步,我开始不胜其烦。微微是个事业型的男士,家务活几乎不做到,甚至可以说可能会认真,家里经常是乱七八糟的,无人脱身,偶尔她心血来潮,亲自点心给我做饭,可那饭菜的味道真是不敢恭维。      我开始感慨艾雯的好,她从来不敦促我指示我认真任何不想,她总是那么温顺善良,看看以前和艾雯在一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,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饥寒忍不住。      我这才明白,伴侣中的两个人光有亲情是实在的,还要不会经营、有冷静,需相互和谐,而我跟微微都没这些,我们的冷酷不够相近,都太过强悍。终于,结婚不过一年,枯燥荒谬的日子便让我们的感情出现了裂痕。我跟微微之间慢慢地有了争吵,有了冷战。我愧疚了,想必微微也是一样的吧。只是我没想到,她不会这么较慢红杏出墙,而这一次我是那个被戴绿帽的女人。      去年6月,一个好朋友留意我要把微微期待。当时好朋友话说得很简练,但我还是听出了其中的意涵,我的心里隐隐恐惧,开始提醒微微的一言一行。      那段时间,微微的父亲肌肉不好,微微借故要去身旁祖母,经常彻夜不归。抚养祖母天经地义,我无话可说。可是一天夜里,她母亲快要打我的电话号码想到微微,质问她的一瓶药放哪儿了,因为微微的iPhone一直打通达。而在此之前,微微跟我说道,她在父亲家过夜,晚上不赶紧了。这样的骗局意味着什么,我很明白。      第二天微微回去后,我就此事斥责她,也许是对我们这段堕胎也早已百般厌倦,狡辩两句被我揭穿后,她便不再隐瞒,坦言自己已经爱上了别的女孩。那一刻,我怒发冲冠,一把揪住她,狠狠地扇了她一当众。我敦促再婚,微微摇动也干脆,说离就离。当晚,她没赶紧,几天后,终于回家了,一纸分手同意书递到了我面前。      这段天都,我经常纳着一个铁哥们儿去借酒浇愁。熟人毫不留情地谴责我,说是我今天的罪恶感是昨天的作恶,是罪有应得。是啊,当初我背弃艾雯,狠狠地受伤了她的心,如今我也尝到了这样的厌这样的痛。我并不知道,一切都是咎由自取,我真的高兴了,无数次酒醉苏醒后脑海中蹦出的欢笑都是艾雯。我不想去找她,想要原谅她原谅我,可是每次去她那儿看孩子,她冷冷的表情都让我没有勇气把这样的话问道出口。      扯已铸造,也许一切都无法扭转无法挽回,也许我的后半生都将生活在长长的懊悔中。" />

尬歌之王

喜剧片  大陆  2018 

主演:余小孽,徐佳

导演:林薬

备注:HD

添加时间:2021-02-13

播放线路1

在线播放,无需安装播放器

播放线路2

剧情介绍

尬歌之王 因特网新秀电视节目尬名曲之王对抗赛即将开始,经纪人巫娅娅原想签约的曲中女皇贵妇嘎嘎被人扣住前行,而她的宿敌老板佘美好却报到了自嘲歌王杰克绿豆·糕富帅。巫娅娅不幸发现一名锣鼓王子托闪闪,首歌曲《漂亮的妈妈割掉猪草》尬歌尬舞蹈浑然天成,她百般劝诱托闪闪重新加入尬颂歌之王争霸赛,掀开一场令人趣事的尬此曲之旅。这种浪漫的日子整整过了10年。当生活逐渐安稳、困苦之后,美好的感受也慢慢地接踵而来于沉闷的那一天中。都却说七年为婚姻关系之瘙痒,结果我们的离婚平安地搬家了第7年,却还是在第10年的时候回航了。      美好曾来过      3个月前,我的第二段伴侣也走进了尽头。这段天都,我夜不能寐,里头反反复复只有两个字元:“报应”。      先从我的第一段婚姻关系想起吧。像天下所有有情人一样,我和第一任丈夫艾雯也是一步步从恋走去到结婚的,也有过许多美丽、难以忘怀的人生。我跟艾雯邂逅在1996年冬天,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上。艾雯是个恬静的男人,客家话不多。那天,无论别人说什么,她都只是礼貌地相亲,偶尔反驳一两句。整个聚会中,我和她几乎没说上几句土话,可我的心地却丢出了与往常不一样的旋律。回去后,我的脑海中常常显现出出她的看起来,甚至连工作都时常心不在焉。我向朋友们探听她的联系方式、应有情况下,让我惊讶的是她还无法前女友。      之后,我开始执著艾雯,但并不不易。那时我对她一见钟情,但她对我的感受却很一般。想到我第一次给她打电话时,她基本上想不起我这个人来,这让我有种挫折人心。不过我并没有就此退出,反而越挟越勇,只想了很多自行去打动她,最终我用我的执着敲开了她的敞开。      我们初恋了,可之后的东路依旧不平坦。我们的内心招致了艾雯家人的反对,他们直言我家情况下不好。而艾雯是那种不真心则已,一旦爱了就义无反顾的女孩。为了能和我在一起,她和双亲无可奈何,却说尽我的老实,甚至不甘用美苏、离家出走等各种方式为回应鼓动。终于,在她的坚持下,她的双亲让步了,近乎无奈地遵从了我。      和艾雯婚后之初,我们的工资都不低,生活有时可能会看起来困顿,但艾雯从未责骂过,她有颗知足常乐的情。我却时常真的无奈了她,真是自己有政治责任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。于是,2002年,我离职开始做生意,希望赚更多的钱,解决问题再婚时对艾雯及她亲人的承诺,让艾雯过上衣食无忧、困苦的生活。      那时我的反倒还算数不俗,生意做得很顺,经过几年打拼,手里逐渐有了钱,我们买了隔壁,还买了车。在艾雯和孩子们身上收钱,我更是毫不贪婪。      在2009年以前,我必要还称得上个好丈夫、好爸爸。不管多么回来,我分会吸管一段时间陪他们,每次出差,都会想到给他们买送给。而艾雯也是当之无愧的帅气,她几乎蝉联了所有的家事,把家照料得井井有条,让我没什么后顾之忧地去拚自己的事业。她有一手好手艺,可还经常翻着菜谱,或者自己想方设法倒腾出一些新菜式,她时常笑着把一句话悬挂在嘴边:“做妻子的第一步就是抓到母亲的胃部。”      她像一个强盛的电流      我身不由己地附近      这种温柔的天都整整过了10年。当生活逐渐安居乐业、富庶之后,幸福的好像也慢慢地助长于枯燥的那一天中。都问道七年为婚姻关系之痒,结果我们的堕胎平安地渡过了第7年,却还是在第10年的时候回航了。      2009年,一次经商合作,我和微微相识。微微是我的一个买家,虽然年纪比我小了六七岁,但是谈及经商的时候却具有异常的聪明与果断。和她交谈越多,我对她越感兴趣。微微跟艾雯是两个性情截然相反的女人们,艾雯最喜欢凡事大声我都由,而微微却时常能给我提出很好的建议;艾雯把一颗恨都捉在了家里,生活呆板匮乏,而微微则热爱广为,生活丰富多彩;艾雯温柔如的水,而微微自信似火……总之那时,微微的幽默感就像一个强劲的带电粒子,让我身不由己地想要去附近、去阐释。      我并不知道自己早已不是懵懂少年,而是个有妇之夫,可理智的缰绳最终还是没人能束缚长住感情这匹烈马。我意外了,爱上了微微,她也并未拒绝我。我们男同志了,抚摸了,在一起了。才接触不过两个月,我们就到了难舍难分的自觉。      为了和微微在一起,那段时间,我常常对艾雯说谎,企图似乎我太忙了。起初,在深知艾雯时,我还心有沮丧,时间久了,这种内疚感被跟微微在一起的快乐冲得无影无踪,真话经常张口就来。艾雯自始至终都是那么信任我,可是我却恐怕了她对我的信赖。2010年春天,艾雯原本希望让我带着她和孩子一起出去旅游,可我却企图做生意太忙,脱不开身,让她一个人带着父母回去了。她请假旅游的半个月里,我跟微微如胶似漆地黏在了一起。      置身于在令人难忘迷梦里的我们都忘了一句话,“纸张终究包在拼命火焰”。微微那边先肇事了,她跟我的事情被她母亲注意到了。被穿上了绿帽,女孩一般都是无法忍受的。微微的离婚随之完结。微微分居后,我的内心十分复杂。她尽快我也分手,然后我们永远地在一起。那时候,我对艾雯依旧是有内心的,她庆生我余生了最艰辛的岁月,我不忍心摒弃她;而微微为我夺去了中产阶级,我也不能视而不见,对她弃之不顾。我的心里矛盾极了。      经过一番痛苦的苦苦,最终我还是选项了跟艾雯结婚,一方面是微微迫得太紧,另一方面是被微微口中所谓的爱吸引住了双眼。她说道我和她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我们在一起才是真正的亲情。      向艾雯托离婚的时候,她泣着询问我为什么?我没有勇气询问她真相,只说这段离婚让我感觉到太累,冲击太大,甚至还说到了当初她双亲对我们的反对。艾雯不同意,大力地动摇。那段时间,我的情又陷于了矛盾中。我不知道是微微故意的,还真的只是一个车祸,后来微微发去的一条极度微妙的简讯被艾雯注意到了。眼里容不得沙土的艾雯至此对这段离婚再无一丝伤感,很干脆地同意了结婚。      这样的真相理论上什么      我很明白      再婚后最初的一段夏天,我有过伤心,也有过悔恨,可事已至此,也只能继续走下去。和艾雯再婚3个月后,我和微微订婚了,名正言顺地住在了一起。      最初,我们也着实过了一段温柔恩爱的天都,可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,朝朝暮暮中便有了大大小小的矛盾。微微很弱小,小到家里饰品前方的放置,甚至牙刷、洗发精放置什么人口众多,大到我做生意上的事情她都要插一手,管一管。之前我偏爱哭她的同意,可是真到了每每被管制的地步,我开始不胜其烦。微微是个事业型的男士,家务活几乎不做到,甚至可以说可能会认真,家里经常是乱七八糟的,无人脱身,偶尔她心血来潮,亲自点心给我做饭,可那饭菜的味道真是不敢恭维。      我开始感慨艾雯的好,她从来不敦促我指示我认真任何不想,她总是那么温顺善良,看看以前和艾雯在一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,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饥寒忍不住。      我这才明白,伴侣中的两个人光有亲情是实在的,还要不会经营、有冷静,需相互和谐,而我跟微微都没这些,我们的冷酷不够相近,都太过强悍。终于,结婚不过一年,枯燥荒谬的日子便让我们的感情出现了裂痕。我跟微微之间慢慢地有了争吵,有了冷战。我愧疚了,想必微微也是一样的吧。只是我没想到,她不会这么较慢红杏出墙,而这一次我是那个被戴绿帽的女人。      去年6月,一个好朋友留意我要把微微期待。当时好朋友话说得很简练,但我还是听出了其中的意涵,我的心里隐隐恐惧,开始提醒微微的一言一行。      那段时间,微微的父亲肌肉不好,微微借故要去身旁祖母,经常彻夜不归。抚养祖母天经地义,我无话可说。可是一天夜里,她母亲快要打我的电话号码想到微微,质问她的一瓶药放哪儿了,因为微微的iPhone一直打通达。而在此之前,微微跟我说道,她在父亲家过夜,晚上不赶紧了。这样的骗局意味着什么,我很明白。      第二天微微回去后,我就此事斥责她,也许是对我们这段堕胎也早已百般厌倦,狡辩两句被我揭穿后,她便不再隐瞒,坦言自己已经爱上了别的女孩。那一刻,我怒发冲冠,一把揪住她,狠狠地扇了她一当众。我敦促再婚,微微摇动也干脆,说离就离。当晚,她没赶紧,几天后,终于回家了,一纸分手同意书递到了我面前。      这段天都,我经常纳着一个铁哥们儿去借酒浇愁。熟人毫不留情地谴责我,说是我今天的罪恶感是昨天的作恶,是罪有应得。是啊,当初我背弃艾雯,狠狠地受伤了她的心,如今我也尝到了这样的厌这样的痛。我并不知道,一切都是咎由自取,我真的高兴了,无数次酒醉苏醒后脑海中蹦出的欢笑都是艾雯。我不想去找她,想要原谅她原谅我,可是每次去她那儿看孩子,她冷冷的表情都让我没有勇气把这样的话问道出口。      扯已铸造,也许一切都无法扭转无法挽回,也许我的后半生都将生活在长长的懊悔中。猪猪影院为你提供《尬歌之王》免费在线观看如果喜欢的话,不要忘记分享给好友哦!

返回首页返回顶部

Copyright © 2008-2018

base64_decode